您的位置:青海热线 > 财经 > 基金 > 正文

新国九条点燃做多热情 公募按兵不动

2014-05-17 11:39 [来源]:天津新闻网

宁夏

经过早晨短暂的平静,5月12日上午十点钟之后,市场的做多热情终究还是被“新国九条”点燃。

“煤飞色舞”,有人这样形容当天的行情,煤炭、有色板块单日涨幅分别高达8.26%、5.48%,上证指数受其带动上涨2.07%,沪深300涨2.14%。相比前一交易日,沪市放量超50%,深圳主板和中小板放量亦超两成,资金流入特征明显。

一位机构人士直言,正是“新国九条”引爆了市场上涨的导火索。

申银万国证券策略部高级分析师谢伟玉的调查却显示,机构普遍认为新国九条对短期市场的提振有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调查发现,12日的强势反弹中,公募、保险等拥有资金规模优势的机构并没有入场,真正动手加仓的是私募、券商自营、游资等资金体量较小的活跃型投资者。

游资、私募抢筹

又一次2000点关口的反弹之战。这一次,充当反弹先锋的依然不是公募、保险等公众机构,而是私募、游资、券商自营等资金量小、动作更灵活的游击队。

“我今天追了一点兰花科创中国神华,但没敢买有色股。”深圳一位赵姓私募老总透露,5月12日早上开盘不到1小时,他挑了还没有涨停的兰花科创和中国神华。

同期加仓的还有深圳一家大型券商自营部的投资经理,他选择的品种是煤炭和有色。

“这是从交易策略考虑,煤炭和有色是被市场忽略的品种。市场的预期已经很悲观,也就没有边际做空的力量。”这位投资经理说,早上大盘高开时,他们就开始加仓。

追涨有色板块的还有深圳一位张姓私募。

“新国九条一出,就把煤炭、有色都打飞了,这就是博弈。”其分析称,选择有色煤炭的理由是跌得够深、估值够低、均线偏离度够大。以有色为例,价格已跌到生产成本线附近,而镍价上涨,让其他有色品种有了朦胧的想象空间。

前述两位私募和一位券商自营人士是当日受访的十几位机构投资者中,少数加仓煤炭和有色的机构。不过,他们追涨这些品种,只是做短期波段。

“找不到可靠的投资逻辑,只是找个理由炒一把。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跌得够久,资金又很勇猛,估计会有30%的反弹高度。”前述深圳私募老总预测。

深交所[微博]12日盘后公布的龙虎榜数据显示,煤炭、有色个股的买卖席位几乎全部为券商营业部,这一般是私募或游资集散地。少数是来自券商交易单元,其背后一般是券商自营或私募基金。

一位浸淫A股多年的券商研究所人士对此认为,游资选择煤炭、有色板块发起冲击,谋的就是打乱机构的阵脚。“新增场外资金不愿买机构资金参与较深的品种,煤炭、有色跌得非常深,机构又是零配置,股价很容易拉起来。”

在其看来,游资这种凶猛的打法,一上来就打乱机构的阵脚,有些“坐不住”的机构会适当增加配置,无形中就帮他们抬了轿子。

公募、险资按兵不动

然而,当游资、私募追涨煤炭、有色等周期股时,公募、保险等资金规模较大的机构,则“按兵不动”,有些机构甚至趁反弹抛掉周期股。

深交所12日披露的龙虎榜数据显示,太钢不锈冀中能源的卖出席位中都有机构。

“煤炭和有色引领的大涨行情中,公募、保险这些机构投资者基本没动,有些趁机减掉了这些周期股。”华南一家公募基金经理坦言。

上海一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经理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5月12日,其所在的保险资金“一点都没动”。

“当天市场很奇怪,开盘一小时之内,有色、煤炭的主流品种大多数已涨停,根本来不及买。”前述保险投资经理称,险资旁观周期股上涨,是因这些股票的走势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期。

“大盘跌到2000点的位置,新国九条出来,确实有一波反弹需求。但就算是涨,也应该涨券商、保险。”前述投资经理指出,新国九条中提到收购兼并审批简化,鼓励国企改革、并购重组等,受益的都是券商。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煤炭与有色会成为领涨先锋军。

“从投资逻辑看,煤炭和有色跟新国九条出台没半毛钱关系”。上述投资经理直言,他实在找不到两者之间的关联性。

在业内看来,这轮A股反弹最大的利好是“新国九条”,但机构对其短期、实质性影响存在分歧。

“12日市场的上涨只是调整久了之后的一个反弹,短则几天,长则几周就会结束。因为新国九条对市场主要是中长期影响,并没有解决当前经济下行的根本问题。”南方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基金经理认为。

沿着这一投资逻辑,他认为煤炭有色等板块的上涨,也是市场博弈的结果。

有色金属中价格真正有变化的是镍,但镍只是很小的一个品种。铜铝铅锌等价格没有大的改变,因此资源股的上涨不可持续。”前述基金经理指出。

这一看法在业内颇有代表性。

针对“新国九条对A股的影响”,申银万国策略部高级分析师谢伟玉对公募、私募、保险、QFII等机构投资者进行了一次市场调查,超过300位机构投资者参与了投票。

谢伟玉介绍,从短期影响看,41%的投资者认为新国九条的影响中性,本周A股震荡,短期影响不大,因为大多政策已出过,这一比例超过看涨的比例37%。

中长期方面,投资者的判断亦低于预期。

“从经验判断和政府预期来看,中长期理应有重大提振,但56%的投资者认为中长期的正面影响有限,投资者在新政尚未落实前一般持谨慎态度,除非更多配套政策跟进。”谢伟玉说。